不丑不怪 - 第二章:九天玄女 送佛灵山 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玄女大吃一惊,忙回头看去。

    只见南部一座高山轰隆隆巨响,已然坍塌了半座,倒在云海里去了。同时间,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正在迅速的升腾,翻滚,集结,倏然朝北界上席卷而去。

    “不好!罍山坍塌了!”玄女神色骤变。

    “定是那魔头想要打开结界,才震塌了这座罍山!”佛祖亦吃惊道,“但以老朽看来:这罍山坍塌是小事,那一块蘑菇云逃走了才是大事,看它所卷裹的都是些煞灵之气!恐怕是要荼毒此地了。”

    “佛祖慧眼,那蘑菇云正是煞灵之气所聚,至恶至毒。当初,老祖立下这无为道界之时,将那混沌中的煞灵之气分别压在五座大山之下,这南界上的正是压在罍山之下。不料今日罍山坍塌,却让它们逃了出来。”玄女紧张道。

    “这都是老朽的罪过了。”佛祖合什忏悔。

    “事出突然,谁能料到,还请佛祖不要自责。”玄女劝道,“等玄女先送佛祖上了灵山后,再去紫霄宫,向老祖禀报此事。”

    说过,玄女请佛祖启程,匆匆驾祥云前头领路去了。诺那佛祖乘坐凤凰神鸟随后而行。

    行经一万两千里,过了南帝的界域。

    正行处,佛祖猛然瞥见东北方向祥光映射,色彩缤纷,便打开佛眼俯瞰,只见那下界一派物华天宝,众生相善,遂问道:“不知那下界是何方世界?”

    玄女伏目而视,笑道:“那下界便是华夏旧地,炎黄故居了。”

    “哦……原来这里便是阎浮世界,南赡部洲。老朽曾听说:此处众生多贪欲、好斗勇、不喜供。今日一见,却是有失所传。若是老朽能在那儿修回残身,也算是一大幸事啊。”诺那佛祖赞叹道。

    “佛祖如果能到那里修回菩提,岂不是我东土众生的荣幸?”玄女露出一派欢喜之色,这皆因东土本是玄女成道之前的家园。

    两人一边叙着那话,一边穿云渡海。

    行够多时,既已过了西天灵山凌云仙渡,径来到大雷音寺山门之下,原来灵山佛门出自无为道界,因此无有结界之隔。

    只见诺那佛祖下了凤凰神骑,玄女收了祥云,二人一步步踏上灵山来,此为尊教之礼数。

    早有守门金刚觑见,急入寺内禀报。

    释迦牟尼佛祖闻听大惊,连忙率领佛陀、菩萨、罗汉、天龙八部等众下到第一朝门,迎入了大雷音寺。

    大家相见序礼,分品排班坐定。牟尼佛祖询问了因由,诺那佛祖就备叙了前事。

    牟尼佛祖听罢,叹道:“佛魔两道,势不两立,由来己久,但有多少世界,便有多少魔障。此地之魔也多有无量之数,历来勤细镇符,不敢懈怠,至今尚未为祸。佛祖这次西来,倒是助了我一场法缘啊,幸甚幸甚。”

    诺那佛祖惭愧道:“我菩提大损,岂能襄助?但能得到一处佳地,修回菩提,那也算是我莫大的法缘了。”

    “若要得一佳地,也是好找,我这里有四大部洲,曰:东胜神洲,南赡部洲,西贺牛洲,北俱芦洲。等歇息片刻,我便引佛祖四处看看,若中意哪一处、便投往哪一处,然后我再遣上普贤大士,或者文殊大士,为你前去护法,你看如何?”牟尼佛祖道。

    “承谢承谢。我来时,见南赡部洲气象和善,那儿应是我证回菩提的大好去处了。”诺那佛祖欣然回道。

    “呵呵……”牟尼佛祖一阵清笑,“那南赡部洲实是一个修身的佳处,也是与我佛最具法缘之地。今日大护法又救了佛祖,正是因缘际会,应当报之,应当报之。”

    玄女闻听,大喜不已:“若佛祖降临东土,玄女自愿前去护法。”

    诺那佛祖听说,连忙合什答谢。牟尼佛祖呵呵而笑。

    玄女又道:“此事,玄女还须先去紫霄宫,向老祖通禀一声才是。”

    “正是正是……我正想亲自去一趟紫霄宫,禀明此事,既然大护法要去,倒免了我一趟云程。我现在就写一道灵谍,叙明缘由,敬请大护法转呈老祖。”牟尼佛祖说过,立即凭空书写了一道灵谍,交付阿傩尊者。

    阿傩尊者接过灵谍,呈献给了玄女。

    “事不宜迟,玄女这便前去紫霄宫。”玄女说罢,将灵谍揣入怀内,与众佛陀、菩萨、罗汉等辞了别礼。

    一时间,玄女出了大雷音寺,跨上凤凰神骑,五彩流溢地径奔紫霄宫向老祖禀报去了。

    *******

    紫霄宫的老祖毕竟是何方神圣?

    他不是别人,正是“无为道界”的缔造者鸿钧老祖!

    鸿钧老祖不仅能知混元之数,预卜未来,而且能捻光倒流,开天辟地。阐截两教的掌门都是他的弟子,西方诸圣也都是他的晚辈,至于东土众圣贤,就更是他的徒子玄孙了。

    鸿钧老祖在东土虽然有“天地玄黄无量身,洪荒内外第一尊”的至圣尊号,但他平日里深居在紫霄宫内,静默化神,颐养天年,很少留意东土之事。

    这一日,老祖兀自静坐在蒲团上,闭目养神,忽然就听到一阵狂风,破空裂云,凛冽而来,竟然把无为道界也都给晃动起来了。

    他不由大吃一惊,急下了蒲团,走出宫来,站在滴水檐下仰望虚空,却见一朵蘑菇云正自南方上旋转而来,浩浩荡荡,至毒至恶。

    “不好!这罍山之下的煞灵之气怎么逃出来了?我好不容易经营的一团祥和之气,却又要遭它破坏了矣。”

    老祖叫苦不迭,急忙驾起紫光祥云,撵上了那朵蘑菇云,展个袖里乾坤就收尽了去,随即往南方罍山赶来。

    果然,南方罍山已然坍塌,只剩下半座矗立在云海之中!

    老祖仰望无奈,便施展至圣功德之法,恢复了半座罍山,将那逃逸的煞灵之气,重新压在了山底。

    返程之中,老祖伏瞰红尘,却见下方山海界内,戾气翻腾,表里俱晦,已是被那煞灵之气撩拔了众多山海神魔的魔气。

    “天生横祸啊!这东土又来一劫矣。”老祖不禁长叹一番,乃返回紫霄宫中。

    才在蒲团上默坐不久,黄衣童子进宫来报:大护法宫外求见。

    鸿钧老祖微吃一惊,抬眼观看悬挂在紫霄宫穹隆顶下的混元钟,却是岿然不动,毫无异相。

    原来这混元钟乃是预警之用,若无为道界遭受进攻或者威胁,护界大神便会发出警报,这混元钟就会震响不停。老祖听闻之后,就会根据钟声的轻重缓急采取措施:召集门人,奔赴险地。

    老祖收回目光,暗觉蹊跷,便命黄衣童子传玄女进宫。

    不多时,玄女匆匆进至宫来,跪倒在老祖的蒲团之下,行叩拜礼:“弟子玄女,叩祝师尊万寿无疆。”

    “起来起来……起来说话。”老祖略一抬手,示意玄女起身,“混元钟不响,道界之外便是无事,你来紫霄宫作甚?莫不是要告诉我那罍山坍塌之事?”

    “师尊圣明,日前,有一诺那佛祖、被一稚佈肩魔尊追杀到结界南部。正遇弟子出界巡察,便救下佛祖,引他进入了结界。

    那稚佈肩魔尊发现结界之门,竟要打开它,不曾料就把罍山给震塌了,让那煞灵之气逃了出来。此事皆由弟子引起,因此特来禀明,还请师尊降罪。”

    “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是出我家。既然那佛祖落难,你救他也是在理。至于那煞灵之气,我已压回罍山之下了,只是尚存的残余,却已撩拔了山海界内众多魔性,恐怕连那下界东土也要面临一场劫难了。”

    “那该如何是好?”玄女不禁大惊。

    “此劫乃是劫外之劫,不在无为道界运劫之中,凶险叵测,难以掌控,恐怕只有我亲自主持,派人下界收拾了。”老祖凝眉道。

    “此劫既由弟子引起,弟子愿担当此责。”玄女请道。

    “我正有此意。我看你也负了伤,正好夤此劫数,去红尘里走一趟,一来可以降妖除魔,戡定人族和山海两界;二来也可以行善积功,修回元身。至于结界之事,暂且就交有赤精子和红巾力士共同打理。若有事时,我自会亲自去寻你。你去吧……”

    玄女闻说颇喜,却并未起身,复叩首道:“弟子还有一事要禀明师尊。”

    “何事?”

    “诺那佛祖灵元大伤,准备投往东土修回菩提。弟子已经和灵山佛祖商议过了,已承诺愿意为此佛护法,这里正有一封灵牒要呈献给师尊。”玄女说过,膝行上前,将灵牒呈献上去。

    鸿钧老祖接过灵谍,仔细观毕,喜道:“原来如此!天数不毁东土人种啊,有此佛下界宣化,倒省去我不少心思。你便去告知一声,就说鸿钧同意了。”

    “是,弟子领旨。”玄女大喜,于是领口谕,行礼欲去。

    “且慢!”鸿钧老祖忽然叫唤道。

    “师尊,还有何事吩咐?”

    “你此去红尘,一人足矣,就将凤凰暂时留在紫霄宫中吧。”

    “师尊?我……”玄女噘嘴不乐。

    “如果你两个同去,少不得红尘嬉戏,恐怕会多生出事端来。他日你需要时,我自会亲自送给你。”

    “是,师尊。”玄女虽然不乐,但师命难为,只得俯首答应。

    玄女辞别老祖,出得宫来,对凤凰神鸟交代了一番,径往灵山传谕去了。

    鸿钧老祖目送玄女离宫而去,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但玄女去之不久,黄衣童子又进宫来报道:“启禀老祖:轩辕黄帝宫外求见。”

    “果然来了!来得好快啊,那边山海界内魔气才动,这边他就来了,仁义之名,果不虚传。”老祖暗自赞叹,便吩咐道,“速去请他进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