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丑不怪 - 第一章:罍山崩塌 煞灵逃逸 山海经之三子传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开篇

    古往今来曰世,上下四方曰界,二者合而为一,是为世界。

    传说洪荒内外有无数的世界,如:湿生世界、卵生世界、胎生世界、化生世界;又如:仙族世界、神族世界、魔族世界、人族世界;又或如:花草木石世界、稻黍稷麦世界、士农工商世界、琴棋书画世界……

    凡此种种,各依所因,无以尽表。

    并且世界有大有小,有实有虚,有间有合。

    大者如须弥昆仑,小者如米粒尘埃,实者如山川湖海,虚者如风云雷电,间者如/水/火/相/克,合者如/水/乳/交/融。

    其中所蕴藉的真正奥秘,玄之又玄,妙之又妙,除非圣贤一般的人物,不能语焉尽详。

    而这部书,正是从那遥远的一方世界开始。

    *************************

    从南赡部洲向东去,大约一亿八千万里的地方,有一方世界,名唤:诺那法界。那里常住着一尊诺那佛祖,宣扬三乘**,受众生供奉,已有无量之数。

    同时,在诺那法界之下,生就了一位魔尊,名唤稚佈肩,与诺那佛祖一般,也是应先天混元之气而生。

    这魔尊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时常统领着众多妖魔与诺那佛祖分庭抗礼,争战不休,准备占领了诺那法界,自立法典,统御众生。

    终于在一轮劫数之中,魔尊稚佈肩趁诺那佛祖下界度化之时,统率了四路妖魔大举进犯,先打败了罗汉菩萨等众多圣灵,占据了诺那法界的践颜山辛定宫,而后又发下海捕文牒,四处追拿诺那佛祖。

    最后,双方在至着山遭遇。

    大战了数日之后,周天护法正神都被戕杀殆尽,只剩下诺那佛祖遍体鳞伤,孤身奋战。

    眼见大势已去,佛祖便杀开了一条血路,恓恓惶惶地向南赡部洲一路奔来。

    这南赡部洲本是在道祖鸿钧老祖的化治之内,以无为之道维系,是以又叫作“无为道界”。

    而此时,守护无为道界、结界的大神就是那位、历经无量劫数的混元大罗金仙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本是西方金母的得意弟子,有“九天飞罡斩祟”之能,后来三教并流,才入藉紫霄宫鸿钧老祖门下,封授大护法之职,是以又有“三教无量大护法”的美名。

    因此,结界恰如国之边陲,正需要这等**高能之士坐镇守护。

    那日间,玄女乘坐凤凰神骑出离了结界,例行巡察。

    刚巡至南界上,忽见东南方向,乌云翻滚,彩光震射,时有金光玄气交斗之声传来,竟好似要把半个混沌虚空都给震动起来了。

    玄女大吃一惊,忙伸展双臂,唤道:“甲来!”

    便见她浑身上下甲叶翻动,钩挂连扣,哗哗哗直响,须臾一副鱼鳞金甲披挂在身,外罩了一件樱花战袍。

    “剑来!”

    玄女又展开玉掌,清唤一声,右掌里便生出一把凤羽剑,五尺多长,剑锋如雪,寒光夺人。

    这鱼鳞甲和凤羽剑,皆是九天玄女炼就的贴身如意通灵之宝,呼之即来,喝之即去,委实玄妙无比。

    恰此时,南边的云头恰如潮水一般翻滚过来,掩尽了虚空。

    玄女便倒提着凤羽剑,一促凤凰神骑,起在高空,仔细观看。

    但见南边乌云滚滚中,有一位佛陀,袈裟血染,赤足咨趄,且战且退,神色十分仓惶。稍后,又有一位魔尊,靛发飞扬,狂呼大叫,率领着数十位妖魔紧追不舍。堪堪之间,已到了近前。

    玄女早已瞧出端睨,纵骑上前,把剑一指,喝叱道:“哪里来的妖魔!胆敢犯我仙界?”

    诺那佛祖肩后佛光暗澹,仅有半亩之大,已是道法渐失。他听到叱声,就一个踉跄跌倒在凤凰足下,仓惶道:“仙君……快些救我……”

    玄女见来者身披袈裟,头生肉髻,正是佛陀之相,便急忙跳下凤凰神骑,掖起诺那佛祖道:“佛祖莫要惊慌,有玄女在此!”

    魔尊稚佈肩紧随而至,猛听到叱声,亦唬得一惊,就停住了脚程,抬头观看。

    却见不远处站立着一位女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额前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鱼鳞金甲浑身披挂,樱花战袍随风飘扬,金光绕身犹如屋檐滴水倒射,瑞气冲天更似霞光辉映,端的是威严显赫,殊胜无比。

    魔尊稚佈肩一眼看过,即知此女道行高深,不好招惹。

    是以,他和颜悦色地鞠躬道:“上仙有礼了。本尊无意侵犯仙界,只拿这个诺那朽木,若将他交付本尊,本尊自当离去。”

    “你这妖魔!诛杀你还嫌来不及呢,怎么会把佛祖交给你?”玄女说罢,即将诺那佛祖扶上了凤凰神骑,然后掌发风雷,震开结界,轻轻一拍凤凰颈项。

    那凤凰倏然展开双翼,足有三十余丈,划一道五彩光芒,朝结界里飞去了。须臾间,结界关闭,踪影消失。

    稚佈肩欲待要追,却被玄女横剑拦住。

    魔尊直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哇哇暴叫:“兀那可恶!竟敢坏本尊的大事!本尊本想省些功夫,不与你闲争,你却偏要惹生事端,那就休怪本尊不客气了!”

    “给我拿下!”稚佈肩一声暴喝,大袍一挥,命令手下众妖魔诛杀玄女。

    那些妖魔觑见这般国色天香,早已垂涎三尺,眼睛里古突古突直冒绿光,挥舞刀枪,纷纷涌杀上来。

    玄女冷笑一声,手舞凤羽剑,脚踏六壬斗步,玉生生如花影一般,往来穿梭,仗剑厮杀。

    刹时间,血射如注,惨叫连天,那细皮嫩肉儿尚未沾边哩,众妖魔已死的死,伤的伤,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众魔只围住玄女,呼吼呐喊,不敢冒然进攻。

    稚佈肩觑见,大怒,拈一把金背九环大砍刀径砍杀上来,风声雷动,刀光电闪,果然是巨魔,魔法深厚,道力无穷。

    玄女一团樱花影也似、游走在一阵阵刀光之间,轻盈若蝶,劈刺无畏。

    斗了多时,稚佈肩见拿不下玄女,遂就怒吼一声,头顶之上忽然化出元婴,分出八个魔身来,有的拿刀,有的提盾,有的执斧,有的拧枪……一个个穷凶极恶,鬼呼狼嚎,围住玄女,拼命斗杀。

    玄女未料到稚佈肩这般历害,竟炼就九圣元婴**,颇有东土一气化三清的玄妙,一时猝不急防,左肩胛上冷不丁就中了一刀,鲜血流淌,樱袍染红。

    她不禁翠眉紧蹙,银牙咬碎,急一扬身,跳出战团,“哗”地一声,就抖开了肩后的九道斩祟飞罡,恰如戏台上武将背后的靠旗,光彩夺目,煜煜生辉。

    “应命九玄!唯我独尊!祭!”玄女手结法印,娇喝一声。

    就见九道斩祟飞罡飞肩而出,破空穿云,快似闪电,直打得那些化身躲闪不及,一个个跌足跳身,嗷嗷怪叫。

    稚佈肩的元身也被打中了一道飞罡,玄光飞溅,靛发狂摆,硬生生倒退了百十丈远,慌忙就收回了化身,提刀继续来杀。

    这斩祟飞罡共有九式,每式又分九种变化,共九九八十一式杀伐路数,乃是玄女修炼了万劫之功的斩祟灵宝,形似玉梭,专打劫魔,在三界之内最是杀器,劫魔受一道几乎打散元神,受两道几乎烟消云散。

    但稚佈肩被连连打中了九道,不仅元神没有云散烟消,而且道身也没溃散,并且还能继续应战。

    玄女暗料此魔非同小可,若要久斗下去,必是两败俱伤,既已救下佛祖,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她将肩一晃,收了九道飞罡,震开结界,跳身进去了。

    稚佈肩岂肯善罢甘休,径直冲向结界之门。

    却听见那结界之门轰隆一声巨响,就紧紧地合拢起来了。

    稚佈肩见状,万般恼怒,使出浑身的法力,挥刀连连劈砍结界之门。

    但只听见刀声如雷,杀气席卷,那结界之门却丝毫不损。

    蓦然间,结界转动,云奔雾腾,响一声,已隐入空空茫茫的混沌虚空之中。

    稚佈肩失去了结界所在,大刀劈出,空空如也,顿时泄了气,跌坐在云埃里,大口大口地急喘,也是伤了元身矣。

    歇息了良久,稚佈肩无计施为,乃率领众妖魔返回诺那法界去了。

    从此,诺那法界,妖魔猖獗,只等诺那佛祖圆满劫身,重返故土,收伏诸魔。(此是后话,暂且不提)

    *******

    诺那佛祖乘坐凤凰神骑飞入了结界,等了多时,就见玄女神色苍白,樱袍染红,踏着祥云而来,原是她的左肩已为稚佈肩所伤。

    两人相见叙礼,甚是唏嘘。

    玄女施法止了肩胛流血,惊魂甫定道:“这魔头果然厉害,却是差点遭他败了。”

    佛祖道:“这魔头名唤稚佈肩,与老朽皆是应先天之气而生,修证了无量劫数,法力十分广大。老朽自证道以来,便开始镇压于他,但一直不曾成功,如今反被他一路追杀。”

    “原来如此!侥幸!侥幸……”玄女点头感叹,复又问道,“不知佛祖现在要去哪里?”

    “老朽与牟尼佛祖本是一根同生,今日落难,正要投往灵山去。”

    “如此甚好,玄女就送佛祖一程。”

    “多谢上仙好意,老朽感激不尽。”佛祖合什致了谢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