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离歌 - 第1章 再见了,人鱼族的骄傲 爆裂天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

    当……

    丧钟鸣奏,如魔鬼低语。

    迷雾吞噬着四周,在这没有墙壁的房间里,只能看到典雅古朴的长桌和酒架。

    半空漂浮的星星点点,散发出柔和的光线,直至落入迷雾之中,才似滴入池塘的油彩,缓缓扩散开来。

    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独特的韵律响起。

    “人类最大的弱点,往往源于人性。”

    …

    “而人性最大的弱点,是爱。”

    …

    阴郁而苍白的西方脸孔抬起,带着优雅而病态的微笑,“人类文明的流浪者,陆泽先生……请问,你爱她吗?”

    响指轻轻打起。

    身后原本安静的迷雾,顿时沸腾起来,诡异的黑色漩涡撕开,露出里面瘫坐在地的人。

    蔷薇、十字架、荷叶边……点缀欧式华服,黑色与白色的基调。

    洋娃娃般卷曲的金发下,精致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含着泪花。

    这是一名少女,更是一只揉合了华丽与黑暗,却失去往日高贵、徒令人哀怜的萝莉。

    长桌尽头,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并没有抬头,仅仅是取出一块指针滴答走动的怀表,轻轻自语:“很爱。”

    “意料之中。”对方满意的拍拍手,“不过我很失望,有着将神之称的陆泽先生,竟然会因为一名女人而自投罗网。”

    “当然,三个月的并肩而战令人怀念,我会记得你。”对方发出陶醉的轻诉,而后缓缓站起,星辰的光辉照耀出那厮吸血鬼一般苍白英俊的脸孔,只是脸颊后似鱼人一般的蓝腮破坏了这种协调。

    “不,你不会记得我,血狱族的伪装者罗恩先生,你将永远是人鱼族的烈士。”

    陆泽毫不在意的把玩着金色怀表,指尖轻轻碾动着指针。

    咔。

    当指针回转到第三圈的时候,一声轻轻的齿合音浮起。

    陆泽终于抬起了头,露出那张带着青色胡茬的硬朗面孔,和那双平静似海的眼睛。

    他微笑说道:“我会把你的墓碑和功绩,立在这第二十二界域的蓝色星海中,你的死讯将传遍整个人鱼星系,你将作为烈士得到整个人鱼族的颂扬。”

    “你在……说什么?”罗恩苍白的脸上,瞬间浮起冰冷的杀机,随着胸口的那枚红色星团喷吐出愤怒的火焰,背后的迷雾开始疯狂旋转起来,星辰虚影开始交叠、崩裂,仔细看去,那是一个个星球的消亡。

    令人窒息的力量浮现。

    “我最佩服的就是在某一方面做到极致的人,比如你,能把肌肉练到大脑里。”

    陆泽怜悯的看了罗恩一眼,随后看向那名楚楚可怜的少女,勾起笑容:“雾姬,游戏时间结束。”

    什么!?

    罗恩猛地回头。

    穿着哥特萝莉装的少女,咯咯的笑着,大大的眼睛中满是甜甜的爱意。

    左眼棕色的瞳孔中开始泛起一丝丝血色,直至红色蔓延。

    “咯咯……哥哥可是从一开始就在高估罗恩先生呢。”

    少女开始了诡异的变形,洋娃娃般卷曲的金发开始拉长至腰间,漆黑如瀑。

    眼睛一红一棕,妖异而美丽。

    身高从160cm直接拔高到176cm,团起的白袜随着身躯的拔高,被生生拉成了过膝丝袜。哥特式萝莉装下,似牛奶般白皙的皮肤,泛着冷艳的光泽。唯一可惜的就是胸前的饱满随着身躯的拔高而变小,肉眼可见的经历了从d到b的过程,最终从童颜巨ru萝莉直接成了一名冷漠高挑的少女。

    高贵典雅的气质,再加上一身哥特式女仆装,前后巨大的反差,营造出的是强烈的冲突感和难以言明的诱惑力。正如极恶的阴影下,往往盛开着最纯洁的花。

    雾姬露出甜甜的笑容,当白嫩手指点在自己眉心的那一刻,所有的肌肤、面容都开始隐去,露出虚假外表下一团蠕动的水……

    “真实与虚妄之术,水源镜像……你竟敢欺骗我!?”罗恩猩红的眼中闪过惊怒,猛地回望长桌尽头的男人,刹那间化作黑色闪电刺去。

    “纠正一下,欺骗你的是她,毕竟我对你还是有基本尊重的。”

    视线尽头,那名穿着风衣的男人优雅站起,看着那浮于半空开始缓缓倒转的金色指针,微笑开口:

    “我会回到三个月前我们相识的第一天,然后接管你拥有的一切。再见了,人鱼族的骄傲。”

    陆泽的话开始变得扭曲,声音随着他的身影以及周围一切都开始扭曲。

    罗恩的竖瞳瞬间缩成一条线,终于浮现惶恐,因为他发现那根金色指针旋成的漩涡正以一种不可改变、无可抵挡的恒定速率绞碎着周围的一切,这是超脱于诸多规则之上的时间之力。

    旋涡吞噬了罗恩的怒吼、反抗,直至一声细微的碎裂声响起。

    咔嚓!

    红色流光突兀于罗恩胸口浮现,只耀眼了一瞬便被吸入了金色漩涡。

    原本缓缓卷动的金色指针,下一秒开始疯狂倒旋!

    即将被旋涡吞噬的陆泽看到了这一切,原本淡然的目光中闪过某种亮光。

    【新的变量加入,时间回环反应激烈……】

    【罗恩的本命原石能够成为时间燃料,真是额外的收获。】

    【不对,我标记的时间刻度被磨灭了。】

    【不死鸟之焰出现失控反应。】

    【所以,我会不会死呢?这个辩题恐怕很有意思……】

    下意识的思考中,无边黑暗吞噬了陆泽最后的意识。

    ……

    ……

    公元2073年5月,夏日炎炎。

    在经过了半个世纪的红雾异变后,地球还是那个地球,只是人类文明与社会体系的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红雾侵袭了三分之一个地球,并且还在缓慢的推进,这直接导致了大量国家的消亡,迷雾中涌现的无穷生物对人类社会造成了巨大破坏,因此又从侧面推动世界科技水平的整体发展,秩序破坏与高速发展诡异的结合一起。

    内部与外部的巨大压力、恶劣环境,使得世界变成了以组织、协会、联盟为形式的诡异状态。

    长江南畔,东八区176号自由城【尚南市】,远远看去分明是一座巍峨的巨型堡垒。

    巨大的光环庇护这座城市,绿荫葱葱,高楼林立,一片祥和。

    市区内,尚南高中恰逢课间休息,高三(3)班里的人群凑在一起,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数据手环播放的投影。

    画面中,北美nasa的阿拉斯加基地负责人——发型堪比爱因斯坦的索易宾·米勒先生,正满面红光的站在要塞边缘平台上,手持低频扩音设备慷慨陈词道:

    “10年前,伟大的总统布朗先生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时代,我们人类是孤独的!因为地球和人类文明的出现的太早,我们提前了这个宇宙太多!当然那些迷雾里该死的行星生物不算!】”

    “但是今天,我将代表nasa向全人类公布一件重大的事情。”

    “其实……我们早在一年前就发现了外太空文明的信号,不同于那些异变的行星异兽。经过nasa人员系统而专业的论证,我们可以断定,未知信号是真切的某种语言。”

    “尽管信息尚未破译,但是可以肯定,它们在尝试与我们交流!”

    “这是伟大的一刻,因为,我们解决行星生物的契机终于来临。”

    “比如那些光环外的异兽,我们……”

    轰!

    画面中一道高达数十米的惊人冲击波腾起,冲破了身后的光环壁垒。

    穿着白大褂的“索因斯坦”,duang的一下,就被万吨级的冲击波卷成了碎末。

    光影消失之前,传来的是远方一声愤怒的咆哮。

    红色的警告标志一闪而过。

    【检测到极度危险!台风级威胁——12星·潮白巨兽。】

    鲜红字体一闪而过,卫星直播画面被迅速切断。

    教室内死一般的安静,同学们大张着嘴看着那黑掉的投影画面。

    这是全球直播?

    半个要塞,唰的一下没了?

    宣传20天,上线20秒,us联盟究竟想表达什么……是大力出奇迹还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人文思想?

    ……

    十秒后,学生们彻底炸锅,暴怒的声浪冲破屋顶。

    “索易宾·米勒,这个天字第一号大傻啤,竟然给我直播了这么血腥的画面!”

    “我以未来老婆的全家性命发誓这是我见过的最屎直播!”

    “北美大佬不同凡响,肉身抗台风,真·职业坦克。”

    叮铃铃……

    上课的铃声响起,教室内的嘈杂瞬间消失,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关掉手环,正襟危坐,看着那名身长腿短,好像返祖猿人般的黑毛教师走到讲台上。

    袁辉,高三3班班主任,心比毛黑,专好投机钻营,贪婪成性。学生们私下里给他起的外号黑猿,身高179cm,体重82kg,4星级基因武者。

    按照此刻的世界通行规则认证,人类武力发展的两个方向分别是:完全修炼自身的基因武者、熟练使用机甲的构装机师。

    无论哪个方向,其通行的力量等级即:1、2星为战徒,3、4星为战士,5、6星为战师、7、8星为战将,9、10星则是立于人类巅峰的战王。

    袁辉作为4星基因武者,已经是万中出一的稀有存在,不但是学校的重点资源,更是炎黄战斗联盟的中坚力量。

    而他的最大爱好,就是用理(威)论(胁)让学生发自肺腑的爱上他教授的战斗通史课,然后真心实意在课后送上孝敬。

    所以现在,哪怕平日最刺头的学生也乖的和看到妈妈的小鸡仔一般,用渴望的眼神注视黑猿。

    “还有1个月,就是高考,这是你们人生决胜的时刻!是考上a级院校光宗耀祖,还是只能去个d级院校苟活一辈子,看你们自己了!”

    “而从现在开始直到高考的30天,就是你们的地狱,抛弃你们所谓的自尊和羞耻。”

    “现在所有人面对我,跟我一起呐喊!”

    “抛弃尊严,丢掉羞耻,用笑脸迎接高考。”

    热情激荡的口号传遍教室,在黑猿淡淡的微笑下,同学们不情不愿的喊起这个羞耻的口号。

    尤其是那些女生,更是羞愤欲死,但最终不得不以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呐喊出来:

    “抛弃尊严,丢掉羞耻,用笑脸迎接高考。”

    昏昏沉沉……

    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

    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身上,晒得浑身暖洋洋。

    那名像雕塑般静坐了10分钟的少年,眼皮轻轻抖动。。

    离近了,便能仔细听到轻声呢喃。

    “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所以……”

    “我没有死?”

    少年睁开双目。

    整个世界终于清晰的呈现在眼前,那是一张近在咫尺的阴沉脸孔,面色凝重就像在泥浆中滚过的铅球。

    “陆泽,你上我的课竟然敢……睡觉?”

    *******

    ps:粉嫩新人发书啦!求呵护,求收藏、推荐票支持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