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六十章 花娟娟的心愿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轰的一声,张子达如何也没有想到一直以他马首是瞻的岳成宗竟然在背后给了他一下,一来是没有防备,而来是伤重也抵挡不住,黑色的劲气卷带着一股特意的气劲,轰然间冲进张子达的体内,随着不断的脉动,张子达只感觉全身气血都在膨胀,一身的精血疯狂的旋转,终于张子达承受不住,轰的整个人炸开了,这样一个高手一身精血炸开,大道法则的迸射可不是说笑的,不管是乘风真人还是花娟娟黄静怡,一个个选择了退避,这样的炸开,足以让他们也跟着一起覆灭。【

    张子达炸开,元神在血雾中咆哮,不甘于绝望充斥着,但是已经无力改变,大道法则的崩裂,冲击着大阵,即便是花娟娟三人联手布下的大阵,号称非是至尊不破的神话,却在达到的崩裂之间轰然发生溃败,终于没有能扛过去,这一处大阵崩塌了,便在此时,一直隐与虚空之中岳成宗忽然现出身形,丝毫没有顾虑的冲过了这一片血雾,并且随手抓住了张子达的元神,就此遁向远处。

    “可恶,还是逃了一个。”花娟娟知道已经追不上了,再说就算是追上去,没有大阵的阻拦,也根本困不住岳成宗,一直以来都以为张子达才是高手,小瞧了这个岳成宗,不想最关键的时刻,竟然是岳成宗突如其来的一击,让众人不能想象,特别是岳成宗竟然不畏惧崩裂的大道法则,这让众人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只是事已至此众人也只好认了。

    好在这一次的目的也算是勉强的完成了,而且出乎意料的三个人都没有受伤,却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也得益于金蝉子最后的一击,是面对着张子达,而不是他们,不然那个遭到重创的僵尸花娟娟黄静怡她们,要是那样的话,被围杀的将反过来成为她们。

    乘风真人叹了口气,虽然没有竟全功,但是这一仗也算是颇有所得,最少斩杀了金蝉子,那个张子达肉身已灭,元神也伤的不轻,没有了肉身的辅佐,元神想要恢复几乎不可能,从今往后应该不会再出来闹事,而且从此一役之后,密宗应该也不敢随便出现了,如今因为我的伤重死,密宗四宗联合孙子豪等散修,加上一些相好的宗门,如今全力开始围剿密宗,让密宗一时间也无力他顾。

    最近的事情颇多,密宗的大长老与广西一地发出声音,宣布密宗退隐,百年内不会再出现,这一道命令已经传询各地,密宗弟子果然在开始收缩,已经不复出现了,天底下难得的恢复了平静,因为密宗的退缩,邪门魔宗的其他宗派也开始收缩,很少出世了,安静的日子终于姗姗来迟。

    魔宗的退隐,让各宗门一时间风光无两,但是随之仙界使者的降临,却让各宗门紧张起来,使者为九曜星君之一,奉了太上老君之命,要查询金蝉子一事,本来使者降临,依照往常各宗门都会接待,但是如今魔宗隐退,各宗门没有了后顾之忧之后,竟然开始对仙界采取了退避态度,可怜的使者下界之后,本来还趾高气昂的,结果不想竟然没有得道一家宗门的接待,各宗门大门紧闭,竟然不理不睬仙界使者,仙界对人界的歧视,在各宗门没有了后顾之忧以后,已经很明显的显露出来,各宗门并不欢迎仙界的使者,毕竟人仙两界的登天之路已经断绝,就算是仙界不满,也不可能派的出太多的人手,对人间也构不成威胁,这就是人间对仙界的态度,没有了成仙的希望,人间并不在以仙界为瞻仰。

    最让仙界尴尬的是,祖师爷复出,以君临天下的样子出现在使者面前,一巴掌将使者拍在地上,言之确凿的告诉使者,人是彭祖一脉斩杀的,要是仙界想追究,就让太上老君亲自下界,不然仙界也没有几人堪与祖师爷一战,所差的只是悠长的生命而已。

    使者狼狈的逃回了仙界,汇报了太上老君与玉皇大帝之后,却只得到了太上老君轻飘飘的一句话:“金蝉子私自下界,已经违反了天规,既然彭祖一脉斩杀,就权当是替仙界执法了。”

    这样的结果让仙界自然是一片喧哗,但是却有无可奈何,自从地球上进入了未法时代之后,天人之路断绝,仙界不能下到人界,而人界的人也不能成仙,如此一来绝了长生的念想之后,那些折服的至尊也就不在忍让,一旦仙界对人界有动作,想必就会引发人仙大战的,所以太上老君与玉皇大帝商议之后,给出的托词便是如此。

    其实祖师爷出世也是因为我,本来藏于识海之中神眼深处的祖师爷,一直依靠着神眼进行将养,但是却忽然感觉不到神眼的生机,再也没有神念汹涌,祖师爷便知道发生了变故,强行从神眼深处冲出,这才知道我已经命不久矣。

    当祖师爷出现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完全隔绝了气息,眼瞅着已经要撑不下去了,没有人找到救治得方法,师傅师叔乘风真人花娟娟黄静怡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日比一日距离死亡接近,直到这一日,我几乎已经没有了气息,这才被祖师爷感应到。

    一张人皮神像飞出,虚空悬浮,祖师爷气息涌动从神像之中一步踏出,气息登时压制了天地大道,只是看到我的摸样也只是叹了口气:“竟然伤的这么重,为何你们不早点叫我唤出来,哎”

    众人一阵无奈,早也没有想到祖师爷呀,只是此时也不能这么说,听到祖师爷的话,师傅一阵无力,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祖师爷,难道你老人家也没有办法救刘刚一命吗?”

    事到如今,祖师爷已经成了就我的唯一的一个可能,所以尽管众人心中希望渺茫,但是还是望着祖师爷希望祖师爷能够说出一个办法,却不想半晌之后,祖师爷叹了口气:“若是我肉身还在,当有神力救刘刚一命,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却是要牺牲一个人才能行,只是不知道她肯不肯了?”

    话音落下,却是将目光望向花娟娟:“你也是彭祖一脉的弟子,虽然修习的功法略有不同,但是都是长生一脉,也唯有你才能让刘刚有活命的希望,但是却需要你付出你的一切,刘刚需要血气的滋养,而你没有至尊修为,想要强行施为就只有炸裂元神。”

    祖师爷话音落下,众人皆惊,一脸惶然的望向花娟娟,这是要用花娟娟的命来换我得命,如果我还清醒着,我绝不会同意,但是我没法反对,而师傅师叔望向花娟娟,却是一种逼迫的眼神,就连一旁的王燕和舒雨都一脸的哀求,甚至王燕还幽幽的叹息道:“如果能用我的命来救刘刚,我绝对会心甘情愿的奉上,至死不渝。”

    这话是说给花娟娟的,说到底,花娟娟和我的不清不楚,在场的众人几乎心里都明白,只是嘴上不说罢了,也许真的能用王燕的命来救我,王燕或者真的舍得,但是哪又有谁知道呢。

    此时的花娟娟没有不忿,更没有畏惧,也没有不甘于恐慌,只是蹲下身子,静静地看着我,心中不知道在想什么,众人看不透花娟娟的思想,一时间都在紧张等待着,半晌,花娟娟轻轻咬着嘴唇,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一丝娇柔,回望着祖师爷,忽然轻轻跪倒在地,一个头磕下去恭声道:“祖师,弟子尚有一事相求,救刘刚舍命我心甘情愿,只是希望祖师爷能够满足我一个愿望。”

    祖师爷一呆,也猜不透花娟娟到底想做什么,略一沉吟沉声道:“那你说说看,看看祖师爷能不能满足你的愿望。”

    深吸了口气,花娟娟脸上现出羞红,眼光从我脸上扫过,忽然低下头吃吃的道:“祖师,我和刘刚的事情您都知道,本是一场不伦不类的纠缠,我本来也不奢望能够和他在一起,但是这么久了,我却已经离不开他了,祖师相信也看得出来了,既然老天爷给我这次机会,我想请祖师成全我,待我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之后,能将我的魂魄送入轮回,我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到时候转世投胎,我已经是另外一个人,如果我还能记得刘刚,那我就再来找他,不管他是不是已经老了,到时候再一续前缘,但是如果我不能想起他来,那也是上天注定,我也就没有好期盼的了,从此泯灭与轮回之中。”

    花娟娟的话已经在心里隐藏了很久,却又不能对任何人倾诉,甚至面对我和其他的女人那样,花娟娟也只能躲在一边,其实谁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滋味,自从和我在一起,看着别的女孩子可以和我撒娇,可以和我亲近,但是她不敢,那是不伦之恋,就算是在魔宗都是禁忌,所以祖师爷的这个办法却其实正中她的下怀,能够用生命救我,花娟娟不会犹豫,这样的付出,必然会让我无法接受,更多的是将来我醒来之后,心中的愧疚,如果转生之后,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忌讳,到时候就能够追求新的生活,如果还能记的我,到时候就可以偎在我的怀里撒娇,这是花娟娟一直想做的。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