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围猎 2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眼见着黄静怡与金蝉子斗做一团,远处的花娟娟却被岳成宗截住,一时间不能过来,让心中暗恨的花娟娟如何安耐得住,不由得双眼一睁,猛地娇喝了一声:“真人,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

    话音落下,花娟娟竟然不顾岳成宗劈来的月牙铲,瞬间横冲而过,若非是乘风真人出手及时,还真要受一点损伤,幸亏乘风真人闻言不敢迟疑,全力出手与岳成宗斗在一起,让花娟娟已经冲过去,甚至不管张子达会不会临时偷袭她,花娟娟眼中只有金蝉子,对于我如今的生死未卜,花娟娟心中早已经凌乱,面对着这个曾经伤害过我的金蝉子,花娟娟一身的邪火也只有发泄在他身上,不管不顾的杀到金蝉子身后,整个人化作一只火凤凰横空出世,轰然一声撞在金蝉子身上。

    金蝉子哪里感觉不出花娟娟的到来,但是正在和黄静怡互相消磨法则的他,却根本不能挪动半步,只是硬撑着催动神力与法则,冲起一道金光,希望能缓一缓花娟娟的杀机,可惜却错估了花娟娟的决心,虽然金光冲起,将花娟娟震得身子乱颤,但是却只是一顿,然后又冲向金蝉子。

    随着花娟娟的拼命,与金蝉子纠缠在一起的黄静怡也大喝了一声,好像受了花娟娟的影响,娇喝一声,黑云涌动,大道法则交织,竟然死死的拖住金蝉子,不顾消耗本源之力,这种打法除了拼命的时候才会用的,因为一旦这样做了,那就是不死不休,除非有一方死亡,不然是不能退缩的,不管谁想退缩,都会被对方的法则淹没的,所以金蝉子就算是不愿,也只能和黄静怡拼了性命,剩下的就看谁更能坚持了。

    轰的一声,花娟娟一身火焰,焚天焚地,火之法则硬生生的撞上金蝉子,大道法则震颤在悲鸣,花娟娟吐了口血神色一黯,情不自禁的退了几步,而金蝉子更惨,他无处可退,前有黄静怡拼命,后有花娟娟拼命,金蝉子惨哼了一声,一时间是进退维谷,只能不断地咳着血,却是被黄静怡死死的拖住。

    偏偏在此时,一道血光从虚空中迸射出来,却是张子达站灭了神塔中的仙人,身形遁入虚空,一枪扎向金蝉子,他的目标是金蝉子,也只有金蝉子才是他的猎物,而且此时金蝉子根本不能躲避,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张子达硬抗了仙人的一击绝杀,然后一枪扎向金蝉子,趁着金蝉子不能动弹之际,血枪横空,刺裂了大道法则,一枪扎在金蝉子的后心。

    这一枪不足以斩杀金蝉子,但是这一枪却能能够吞噬金蝉子的精血元力,一经扎中,边有血光精气从血枪中传来,张子达心中兴奋极了,这种渴望多少年了,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满足,那种精气流入体内的时候,张子达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在慢慢的提升,有大道在体内轰鸣,随时可能突破。

    可惜人生不如意十有**,刚刚退却的花娟娟却又扑上来,一拳砸中了金蝉子,而火凤凰冲起,轰然间撞在了张子达身上,如果张子达肯放弃吸食精气的话,也不会挨不过这一击,但是沉迷于那种快感的张子达,却结结实实的被火凤凰撞上,大道法则碾过,让张子达不由得吐了口血,身形飞退,已经从那种奇妙的感觉之中跌了出来,血枪更被带出了金蝉子的身体。

    张子达大怒,这一击并没有真正造成多大点损伤,但是却打断了他的吞噬,心中大怒,猛地一枪扫向花娟娟,这个碍事的女人,可惜花娟娟不予与他纠缠,身形只是一闪,却已经遁入虚空,直迫金蝉子而去,此时的金蝉子嘴角恹恹的流着血,却无计可施,虽然黄静怡脸色也不好看,嘴角也挂着血,但是比起金蝉子却强了太多,毕竟金蝉子可谓是公敌,花娟娟几次拼命地撞击,虽然被他与黄静怡的大道法则撞飞,但是确实伤得他不轻,加上张子达刚才的那一枪,让金蝉子损失了不少的精气,金蝉子此时照先前还要虚弱了不少呢。

    半空中,张子达与花娟娟对碰了一下,却没有掀起任何风浪,他们最真实的目标都是金蝉子,所以金蝉子没死的时候,他们绝不会以身家性命相拼,这结果就是花娟娟和张子达几乎是一起撞上金蝉子的,这一击金蝉子核能受得了,惨呼了一声,身子不断的抖动,一双眼睛已经黯淡下来,一身精血流逝,神力一弱,登时被黄静怡的大道法则冲的向后退去,却又不幸的被张子达的血枪撞上,到了此时,几经重创的金蝉子已经基本上算是废了,不过却还没有彻底灭亡而已。

    眼见金蝉子被张子达血枪挑到一边,花娟娟和黄静怡合身一处,几乎是一起娇喝了一声,二女第一次联手向金蝉子斩杀而去,大道轰鸣,火卷着死亡之气,就算是金蝉子全盛之时也不敢随便接着一招,更何况此时已经废了,但是他无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女朝他砸来,只是下一瞬间就会被砸成肉酱,不过金蝉子除了怀念妻子,却还是微微松了口气,死了也好过被张子达当做一个美味的蛋糕。

    一杆血枪横在二女面前,轰的一声巨响之后,黄静怡与花娟娟被震了回去,只是张子达,虽然永绝一时,也只能退了几步,结果一脚还从金蝉子的肚子上踩了过去,差点没将金蝉子给踩死,只是留得下这条残命,却也已经时日无多了,金蝉子如何不知道自己就算是能撑得住,但是不管落在两边那一路人马手中,金蝉子也是必死无疑。

    张子达一退,血枪横担,却只是防范着黄静怡与花娟娟二女,绝不肯主动出击,从身上蔓延出一道血光之气,悄然的探向在地上无力挣扎的金蝉子身上,再有点时间,张子达就能吸食金蝉子的精血,到时候伙同岳成宗一起强行闯出去,他还是有把握的,再不济就算是放弃岳成宗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只要冲出去,就天空任鸟飞了,只要给自己时间,自己炼化了金蝉子的精血,到时候这天底下还有谁是自己的对手,眼前这三个人自己必杀无疑。

    不过想象总是与先是有太大的差距,黄静怡与花娟娟哪一个是承前顾后的人,眼见被张子达破退,哪还管自己是不是对手,两人几乎是同时娇喝,一起出手攻向张子达,丝毫不留情,就算是张子达也不敢不重视,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联手起来,自己也稍落下风,若是时间久了,到时候金蝉子缓过劲来,能够恢复一点神力,自己刚才所做的功夫不就没用了吗,所以张子达也不傻,只是将血枪摆开,承受着黄静怡与花娟娟的攻击,尽量拖住,却不肯真的拼命,只是尽量低档,不让二女靠近而已,但是也没有时间去吸食金蝉子。

    本来已经心生死志的金蝉子,眼见有了喘息的时间,不由得心中大为高兴,只是躺在地上装死不动弹,却在偷偷的恢复神力,只要恢复一点,金蝉子就能拼死想办法逃走了。

    偏偏就在这时候,张子达与黄静怡花娟娟二女硬拼了一记,然后双方都被震得朝后退去,但是张子达虽然在退后,但是却将血枪刺入了金蝉子的体内,一股强大的吸力在吸食着金蝉子的精血,让金蝉子勃然色变,在这样下去,金蝉子就算是能够动弹了,却也逃不出这个地方。

    一旦金蝉子察觉不到自己逃离的希望,反而立刻有了决断,英雄一世,怎么也不会让自己成为张子达的口中餐,一声怒喝,竟然轰然炸开,所有的血肉精气,加上元神魂魄,裹在一起如同一颗流星一般朝张子达撞来,既然你想吃就让你吃个痛快,轰然一声中,张子达躲避不及,被一团血雾撞中,金蝉子盛怒之下的决死一击,张子达如何能承受得起,纵然也勉强的躲了一下,却还是被撞上,耳听张子达一声惨叫,卷起一股狂风,洒落许多鲜血,已经朝岳成宗冲去。

    到了此时,张子达的希望完全破灭,不但偷腥不成,反而浊了把米,受了这一击伤的可不轻,一时片刻也休想恢复过来,此时哪还有心恋战,直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不然一旦被花娟娟三人合围,到时候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可惜张子达在最后有错算了岳成宗,眼见到张子达半边身子都被炸烂了,不用多想也知道真正的凶多吉少,那么此时也只剩下自己苦苦挣扎了,伤重的张子达加上自己可绝不是这三个人的对手,岳成宗可不想为张子达陪葬,心念一转,早已经计上心来,眼见着张子达一下子冲来,那还不知道张子达打得什么主意,就在此时,轻轻地朝后一退,让开了乘风真人,当在出现的时候,已经化作一片黑云捐灾张子达身后,无尽的神风撞上了张子达,一起向乘风真人撞去,黑云裹着血云有一种疯狂,让乘风真人潜意识的不敢硬抗,轻轻一闪,便是这一闪,只听轰的一声。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