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围猎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只是这件事情先被众人放在一边,并没有腾出时间来去寻找,因为就在我陷入昏迷的第三天,黄静怡传来的消息,金蝉子已经入围了,于是花娟娟与乘风真人只能放下手中的事情,进入了那一片准备好的杀场,只是当他们去的时候,却发现情况有变,本来只是围捕金蝉子一人的,却不想竟然多出了两个人,一个是张子达,另一个是密宗的长老,黑衣岳成宗。【

    这两个人的出现,让本来有十足把握的围杀,出现了很大的变数,虽然张子达岳成宗不可能与金蝉子联手,但是却也不会和花娟娟乘风真人他们相合,三拨人三个阵营,虽然花娟娟他们占据了上风,但是要想斩杀张子达岳成宗还有金蝉子却不是那么容易了,不管针对谁,总是要和另外一方交手。

    这一天天还没亮,黄静怡无聊的躺在棺材里催动着尸气,已经躺了三天了,真是好无聊,黄静怡甚至后悔自己没有带本书来看解闷,呆在棺材里又不能动弹,这样的日子真是很无聊,所以黄静怡只能胡思乱想,想她的米线馆,想我现在会在做什么?

    结果想着想着,想了三天也还是在想,就在这天天还没亮,月亮却已经隐去的时候,黄静怡忽然感觉到大阵一阵波动,这是有人闯入了大阵,凭着强横的气息,黄静怡猜到是金蝉子来了,但是才发出消息,却又有两个强横的气息赶来了,一个并不弱于她,另一个却也不会比她弱多少,让黄静怡心中一紧,赶忙将消息通知了花娟娟,免得到时候出现意外。

    只是这两拨人显然不是一路的,一开始那个仙界的气息来了之后,还曾经试探着对铜棺出手,结果等后来的那两个人来了之后,却和仙界的人战作一团,凭着黄静怡对气息的感应,后来的人让黄静怡猜出了是谁,小黑山那一战,黄静怡和张子达打过照面的。

    黄静怡不敢轻易动手,只等着花娟娟和乘风真人赶来,果然也没过了多久,花娟娟和乘风真人赶来了,一起进入了大阵,登时将大阵催动起来,将此地与外界完全隔绝,除非至尊之流的人物,否则想要轻易突破出去,这座大阵本来就是为了封锁金蝉子之用的。

    大阵一动,金蝉子与张子达岳成宗登时脸上一变,再傻也知道这是个陷阱了,果不其然,那具一直没有动静的铜棺轰然一声自行掀了起来,黄静怡施施然从其中走了出来,一身气息内敛,确实比之前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为可怕,至此金蝉子才知道自己上当了,其实看到花娟娟开始就知道这个陷阱是为自己准备的,但是此时想要在退走已经不能,而且金蝉子也没有打算退走,因为他感觉到妻子的魂魄的气息就在黄静怡身上,这是故意让他感觉到的,很明显,花娟娟联合那个道人,还有这个尸王设下陷阱,利用他妻子的魂魄引诱他前来,只是就算是明知道这是个陷阱,金蝉子能不来吗。

    随着花娟娟黄静怡与乘风真人成鼎足之势将金蝉子还有张子达岳成宗三人围起来,暗和天地人三才大阵,场中反而出现了微妙的平衡,张子达与岳成宗放弃了对金蝉子暂时的围剿,反正金蝉子也逃走不了,但是也不敢轻易对花娟娟三人发动攻击,一时间三拨人各有所顾忌,反而成为暂时的平和。

    只是这种平和能维持多久,金蝉子看着黄静怡手中挣扎的魂魄,如果还能一直沉得住气的话,也枉为玉皇殿执金吾大将军了,虽然明知道自己处于劣势,今天如果一个不慎,就可能把自己葬送在这里,不管是张子达二人,还是花娟娟三人,对他都是志在必得,绝不会让他轻易逃掉,面对这么五位,金蝉子那是要遁走也是相当艰难,而且前提是能救下自己的妻子。

    金蝉子不断地提升着他还仅存不多的元气,这些天被张子达追的可以说是上天入地,一直没时间恢复,这也是为什么金蝉子感觉到悲哀的原因,花娟娟三人是以逸待劳,而张子达二人虽然一直追杀他,但是也没有伤筋动骨,唯独他从何花娟娟一战之后,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结果被张子达一路撵下来,金蝉子到现在也恢复不了,但是就算是在如何,有些事情他还是要做。

    这样的僵持,其实对金蝉子来说是最喜欢的,借着这一会时间,金蝉子就调息了一会,虽然并不会恢复什么,但是最少气定神闲,有时间准备手段,所以只是望着黄静怡手中的魂魄,默默地准备着,准备能够一击得手,哪怕为此付出代价。

    金蝉子轻吐了一口气,双眼猛地一睁,偏偏就在金蝉子准备行动的时候,黄静怡却笑了,笑的很妩媚,那种深入人心的诱惑,却不能改变黄静怡的决断,一团死气将碧落仙子的魂魄裹住,然后猛地就炸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只是那么一瞬间,碧落仙子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啊’的一声悲呼,金蝉子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不过一切的祭出一座宝塔,朝黄静怡当空砸下,整个人立在宝塔上,全部的神力灌入宝塔,随着宝塔道则萌动,所过之处,天地都为之扭曲,大道法则在磨灭,轰鸣不已,杀气席卷了这一片空间。

    金蝉子一动,所有的人都动了,花娟娟和乘风真人也都明白择一而击的道理,所以分出一道神力,牵制张子达与岳成宗二人,却将大部分的神力催动,演化成一只凤凰和一个神人,一起向金蝉子袭杀过去,一场大战就此拉开。

    张子达和岳成宗对望一眼,便已经有了决断,岳成宗大喝一声,手中出现了一对月牙铲,滚滚黑气裹着月牙铲,分别向花娟娟和乘风真人斩去,只是却没有一丝杀气,所想要的只不过是想拖住二人,不让他们进入战圈,给张子达腾出时间,而张子达则悄然握住一直血红的神枪,已经不声不响的朝金蝉子背后刺去,除了有血光之气萌动,却是没有太多的声势。

    轰的一声,黄静怡一拳轰在宝塔上,她没有什么神兵法宝,但是她有一对拳头,千年尸王身体强于任何法宝的材质,根本就不用去祭炼法器,他们的身体就等于一件法器,一只拳头虚空中与宝塔撞在一起,死亡的法则与金蝉子的道则相撞,不断的磨灭着对方的根本,丝毫不能想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一点花俏,如果不是有大阵相护,就是这一撞所产生的气劲乱流就会将这个地方夷为平地的。

    一击之后,黄静怡与金蝉子各自被撞得飞退,黄静怡嘴角隐见血迹,至于金蝉子更是吐了口血,但是金蝉子的霉运还没有结束,原本就没有休息过来的他,本就比以逸待劳的黄静怡要差那一点,就像他当时击打花娟娟一样,只是如今身份发生了对调,此时吃亏的是他,但是金蝉子还没有来得及止住脚步,身后一只火凤凰和一个神人已经轰然杀之,震动九天十地,让大阵在颤动。

    一声大喝,金蝉子勉强回身,整个人迸射金光,催动神塔之中飞遁出两位仙人,和那凤凰神人撞在一起,相互缠磨,企图将对方磨去,金蝉子此时已经顾不得消耗神塔中那些紧闭的神魂了,不这样的话,他金蝉子莫说要为妻子报仇,就算是自己活命也没有可能了,所以金蝉子已经顾不得消耗,还亏了花娟娟和乘风真人为了牵制张子达二人,不敢全力施为。

    正在此时,金蝉子心中忽生警兆,虽然没有分辨出威胁的根源,但是还是下意识地挪了下身体,身体轻动,已经有一杆血红色的神枪扎在他刚才所占的地方,就算是金蝉子闪开一步,却也还是被神枪划过了左肋,带起一窜神血没入血光之中,耳听张子达一声兴奋地大叫,这神血实在是大补呀,让张子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一只看见了骨头的猎狗,死死的盯住金蝉子。

    大战继续着,金蝉子心中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知道只要自己一旦想退走的话,只怕就会让这五个人一起出手拦截,那时候才叫真正的腹背受敌,所以瞬间心中转过了念头,猛地将神塔砸出,却是砸向深厚的张子达,而真身已经朝黄静怡扑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斩杀黄静怡为妻子报仇。

    轰的一声,张子达脸色一沉,一枪将神塔挑开,但是还没等身形扑起,几个仙人已经从神塔中冲出,朝他围杀过来,这些闲人不过一个个的魂体而已,连元神也不是,张子达一枪一个,全都给炸成飞灰,但是毕竟停下了脚步,只能看着金蝉子与黄静怡厮杀在一起。

    半空中,不断的撞击发出‘噗噗’的声响,黄静怡一对拳头不断地与金蝉子硬撞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金蝉子一直以为傲的神力道则面对着死亡之法则的时候,才惊异的发现,这根本就是阴阳两面,谁也不会比谁强,谁也不比谁差,想要凭着优势斩杀黄静怡,从一开始这只是金蝉子的一厢情愿,而且最要命的是,黄静怡根本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只是想斩杀金蝉子。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