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任媚儿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婆子,你这是怎么了,我看看厉害吗?”一个老头匆匆从远处跑了过来,远远就看到老太婆摔倒,就赶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脸的急切,不过我看着这老头,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看就是和这老太婆一样的尖酸刻薄,估计着也不是什么好鸟。【:

    和老太婆一起的那些妇女们,有的伸手去搀扶老太婆,有的出言安慰,乱糟糟的,七嘴八舌的说开了,也让那老头听明白了怎么回事,一双三角眼就朝我望来,脸上更是迸发着怒气:“小子,都是你害的我老伴这样,你不能走,咱待把事情说清楚,你要送我老伴去医院,不然我和你没完,大柱子,大柱子,还***愣着干嘛呢,你妈让人欺负了。”

    随着老头的喊声,一个大个子从不远处赶忙跑了过来,不过这大个子看上去憨憨的,倒是没有继承老两口的那种尖酸刻薄的习性,一边跑一边还囔囔着:“我都看见了,是我妈不小心,管人家什么事,爸,你是不是又想”

    说着说着就跑到了老太婆身边,结果这话让老头子听见,登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下面的话他都猜出来了,一定是说他邮箱讹人家,那还能让大个子说下去,一巴掌打在大个子脑袋上:“小兔崽子,让你胡说八道,你看你妈这摸样,你还敢胡说八道。”

    其实我也看出这老头是存心讹人,其实也不能算讹人,这老太婆的摔倒与我有直接的关系,说白了就是我干的,我是愤恨着老太婆说话也太损了,做事更是太绝了,才略施小计让老太婆挨这一摔的,所以听见老头这样吵吵,我倒是笑了,而且主动地凑了上去,扶住老太婆嘿嘿的笑着:“大爷说得对,是要赶紧送医院,我也该赔钱,哎呀,可怜我如今也是霉神照身,谁沾上我也要跟着倒霉,就怕着去医院病没看好,说不定还会更倒霉。”

    看着我一脸的嘲弄,傻子也看得出来,那老头登时脸色就变了,只是还没等老头说话,一旁的大柱子就猛地推了我一把:“你这么倒霉还敢碰我妈,还不快上一边去,离我们远点。”

    我站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家子人,那老头怒冲冲的瞪着我,可怜我此时心中对他们老两口的怒气更胜,而且不只是在心里想想,更是付诸于行动了,暗中又是几张符化作灰烬,一道道光芒没入那老两口,只是这一切一般人看不到罢了,我赫赫的笑着,一脸的嘲弄:“我可没有骗你,谁沾上我谁倒霉,现在你一家子人都碰我了,这可就要马上就倒霉了。”

    这话自然是假不了,这一家人真的要倒霉了,当然这不是天意,而是人为的,也就是我做的手脚,不过意外发生了,我发誓这和我没关系,那老头怒视着我,还没等说话,天空中就有一只鸟飞过,然后刚刚正好的就一坨鸟屎就撒在了老头的脸上,老头没有寻思过来,伸手抹了一把,结果抹完了一看,是一坨鸟屎,登时一阵恶心,又开始甩手,下意识的想把鸟屎甩干净,但是这能甩得下去吗,可怜的老头,不但没有甩下去,而且这一甩,还不小心将手就重重的甩在了身边的大柳树上。

    ‘啊’的一声惨叫,老头握住手腕子,一张老脸已经成了猪肝色,豆大的汗珠子从脸上冒了出来,可怜的是这只手骨折了,让我说也真够倒霉的,不过这还没算完,我看着老头这倒霉的摸样,下意识的想要过去扶住他,然后关心一下,哪知道老头见我朝他走过去,不由得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你别过来,你这个霉星”

    话音才落,脚下忽然在一块砖上绊了一下,身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朝后跌倒,这一倒摔的可不轻,惨叫了一声,后脑勺可在砖地上,鲜血流了下来,这也就算了,偏偏老头还下意识的想要用双手撑住身子,结果可怜了那只已经骨折的手,这一按地,那只骨折的手就更加严重了,便又传来老头的一声惨哼,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大柱子赶忙松开母亲,三步两步窜到父亲身边,赶忙把父亲扶了起来,除了关切的看着父亲,那就是一脸惊异不定的望着我,真的这么邪乎呀,刚才不就是碰了一下吗,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倒霉,要是这样下去,他一家子的小命可就要交代了,眼见着我正要走过来,大柱子脸色变了:“你别过来,算我求求你了,我爸妈我自己领他们去看,就不用你管了,你别过来”

    看来这大柱子是吓着了,我止住脚步,挑了挑眼眉,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估计着这时候大柱子真的吧我看成霉神转世了,我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的苦笑:“其实这都是意外,我这么说你相信吗?”

    可惜大柱子将一颗头摇的和波浪鼓一样,让我一阵无奈,算了,不管就不管了,反正这口气出了,我转身走到王燕身边,正准备领着王燕就此退走,结果就在我们刚刚转过身去的时候,就听见那老太婆一声惨叫,将我们的眼光又吸引了回去,结果这一回头,就看到老太婆趴在地上,脑袋磕在了一块砖上,头破血流的,看上去好不吓人,却没有一个人去扶她,还听见有人说:“你们看到了吗,老王他们家这可真是沾上霉运了,刚才那小伙子说谁沾上谁倒霉,咱们还是别过去管他们了,不然要是沾上了,那可就了不得了,你看看老王他们两口子这个惨呀。”

    这一刻,想必这老两口都已经明白了任媚儿在受人排斥的时候的那种滋味,当然任媚儿比起他们还要惨,说起来他们也不值得同情,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就在老王这一家人相互扶持着准备去医院的时候,刚好经过一号楼楼底下,结果上面就掉下来一个花盆,好巧不巧的砸在了大柱子脑袋上,也亏得大柱子身强体壮,除了脑袋破了,然后懵了一阵子之外,倒是没有别的事情,只可怜那老王两口子,被大柱子一扯,这一跤摔得那叫一个惨呀,老两口惨叫不停,却再也没有人愿意去帮助他们,这也算是现世报吧。

    不过我和王燕也已经成了瘟神,只要我们走过,所有的人都在躲避着我们,和老王三口一样,没有人欢迎我们,刚才那几个和我们说话的老人,此刻心中就在暗自后悔,不会因为说几句话就沾染上倒霉的事情吧,阿弥托佛,老天爷保佑,不过幸好他们都没事。

    从大院里走出去,我和王燕沿着大街朝远处走去,根据哪位大叔的指点,任媚儿应该是在也是那边摆摊,天已经慢慢黑了下来,华灯初上,不知道任媚儿此刻正在做什么?

    “刘刚,你刚才可是够损的,把那家人折腾惨了,估计着这以后也没有人敢在理睬他们了。”王燕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笑着。

    我嘿了一声,一阵苦笑,看了看王燕叹了口气:“你还真以为那都是我弄的呀,其实就是那老太婆挨摔是我弄的,再后来的事情可都是自己发生的,跟我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你说是不是真的挺邪门,不过也算是出了口恶气,这种人要是由得他们,还不一定做出什么事来呢,你听听,任媚儿这一阵子摊上了这么多倒霉的事情,他们还要算计着呢,我看就是活该。”

    王燕一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不是你弄的,这怎么可能,哪来的这么多巧合,难道还真是那家人霉运临身,刘刚,你说是不是真的是霉神缠上他们了?”

    摇了摇头,我看了看王燕,眼光却向远处望去:“霉神是没有,倒是有个扫把星,谁沾上了谁倒霉,不过我可是给自己算过一挂,我是流年大吉,万事顺利,就算是扫把星靠近我,敢对我施法,那他也是自己倒霉,这运道一说,是天命所支配的,就算是扫把星也抗不过天命。”

    王燕嗯了一声,没有在针对这个问题说下去,倒是眼光一转,脸上闪过一丝异样:“刘刚,你心里是不是在替任媚儿难过呀。”

    我朝王燕看过去,却见王燕似笑非笑,眼中总有一丝醋意,哎,在坚强的女人,也不可能一点醋也不吃呀,我自然不会继续这个话题,朝远处望去,隐隐的看到了夜市所在,不太明亮的路灯下,那一条街已经成为了摆摊者的天下。

    此时很多人已经吃饱了饭,有的是两口子出来遛弯,有的是想在夜市上淘换点东西,凡是夜市上做什么的也有,服装百货针头线脑,图书饰品小吃啤酒,凡是看到的,很多人都在各个摊子前挑选着,希望能够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人很多,我和王燕也只有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那些人,不敢和人家去挤,毕竟王燕怀孕了,尽管时间不长,但是我还怕碰到了,因为此我们走的很慢,眼光在人群中搜索着,希望能够看到任媚儿的踪迹,只是不太明亮的灯光下,人来人往的夜市中,哪有那么容易就看到任媚儿呢?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