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七十章 血浓于水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市不算大也不算小,几乎占据了整整一条街,从南头到北头差不多有二三里地,南边是服装百货之类的,交叉着有卖书的卖饰品的,再往北去,大多是卖小吃的,卖啤酒的,已经有不少人坐下,大口大口的喝着酒,一边却在高谈阔论,不时传来叫卖声吆喝声,和不少人的笑声骂声,整个夜市乱作一团,人声此起彼伏,各色各样的。【‘

    一开始我们从南头一直到了北头,却并没有看见任媚儿,无奈之下又只好走回去,这一次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终于在一个不太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我看到了任媚儿,周围并没有什么人靠着她,或者是因为那些传说,面前摆着一个小摊子,卖的是小饰品,虽然东西不多,又在僻静之处,但是也有人会在摊子面前挑选一番,毕竟再多的传说,也有很多人没有听说,就算是听说了,又有多少人会认得任媚儿呢。

    此时的任媚儿坐在一个马扎上,怀里抱着孩子,一面和一个挑选饰品的小姑娘讲着价钱,很快那小姑娘就满意的付了钱走了,不过我注意到这一刻任媚儿松了口气,脸上多了一丝欢喜,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怀里的孩子身上,一脸的慈爱,眼睛眉毛都在笑,只是如果仔细的看看,任媚儿眉宇间却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哀愁,只怕她心中并不高兴,所以还能笑出来,只是看着孩子笑的。

    正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孩子哭了,让任媚儿一阵慌乱,赶忙解开怀,将**放进孩子嘴里,只是神色间有一些慌张,遮遮掩掩的怕人看到,一看去就知道这是才当母亲的。

    我心中一动,看着这一幕我心中涌起一丝丝的暖意,真的很想赶紧的看看那孩子,这个孩子应该是我的吧,要不然李红玲怎么会知道的,或者李红玲可能来过,又或者李红玲通过别的渠道知道的,不过幸好李红玲知道了,不然我怎么知道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呢。

    我直直的望着任媚儿怀中的孩子,脚步越加的快了起来,甚至将王燕拉开了两步也没有注意,几步之间就已经到了任媚儿的面前,此时任媚儿感觉到有人过来,一面遮掩着自己喂孩子的动作,一面慌忙道:“要点什么,看看吧,都是正宗的南阳货”

    只是头抬起来望见我,整个人一下子愣在那里,脸上便请变幻着,从最初的惊愕慢慢的化作慌乱,最后化作畏惧又低下了头,片刻之后任媚儿还是抬头起来,看着我颤着声道:“怎么是你?你是怎么来的?”

    叹了口气,我轻轻地蹲下身子,看着任媚儿怀中的孩子,那孩子见到我好像很高兴,偶尔还能发出咯咯的笑声,这孩子长得像任媚儿的多,不过那一双眼睛,还有那个鼻子却是很像我,最少王燕是这么说的,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此时王燕只是站在我身后并不说话,默默地看着我和任媚儿,这时候没有她的事情,最为妻子,王燕心中的感受其实很难受,自己的丈夫来看别的女人,而这个女人还和丈夫生了孩子,尽管那时一些无可奈何的事情,但是心再宽也难免会有一些烦闷。

    “这孩子像你。”我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说,只能从孩子身上扯起话题。

    任媚儿脸色微变,双眼警惕的看着我,胸口的起起伏伏,显示着任媚儿此时心中的动荡,半晌,才压下心中的紧张,强作镇静的道:“我的孩子自然像我,你还没告诉我你来干嘛?”

    “我来看看孩子,也想来看看你。”我伸出手逗弄着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血浓于水,我不可歇止的想要把孩子抱在怀里,而那孩子也是张着大嘴傻笑,还伸出小手抓住我的手指头,这一刻,我心中激动起来,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孩子。

    可是任媚儿却立刻脸色大变,不知所措的看着我,猛地站起来,反而将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或者因为紧张,孩子感觉到有些难受,便‘哇哇’的哭了起来,哭的我很是揪心,不等任媚儿想我说什么,我下意识的伸手去碰孩子,心疼的道:“你慢着点,孩子都难受了,松一点,松一点”

    可惜我的手才碰到孩子,任媚儿就一把将我推开,毫无防备之下,我倒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在地上,待稳住身形,不解的道:“你干什么?”

    “你别碰孩子,他和你没有一点关系。”任媚儿护着孩子,仿佛生怕我把孩子抢走,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紧咬着嘴唇一脸的紧张。

    深深地吐了口气,我才知道原来任媚儿是怕我来抢孩子的,可惜这么说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苦笑了一声,我看着戒备的任媚儿:“任媚儿,是红玲告诉我的,这孩子是我的,你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来看看你们娘俩。”

    只是我的解释并不能消除任媚儿的防备心理,依然死死的盯着我,小心的将孩子揽在怀里,生怕被我抢走,一时间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任媚儿对我的戒备之心太大,而且这孩子对她也太重要,到如今,这孩子是任媚儿唯一的亲人,也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如果没有这孩子,任媚儿早就活不下去了,生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大姐,你别紧张,我们真的只是来看看你和孩子的,我们不会和你抢孩子,但是毕竟刘刚是孩子的父亲,你总要让他看看孩子吧。”一直沉默的王燕开了口,一脸幽幽的看着任媚儿,也是见我不知所措,这才开口替我说话的,我和任媚儿的事情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

    任媚儿看了王燕一眼,脸上依旧很紧张,上下打量着王燕:“你是谁?”

    王燕勉强的笑了笑,看了我一眼,才沉声道:“我是刘刚的妻子,我们真的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也怀孕了,不会抢你的孩子的,大姐,坐下说话吧,不用紧张。”

    说着,王燕慢慢的走到任媚儿的身边,轻轻地伸手拉住任媚儿的胳膊,一切都很小心,生怕任媚儿误会,既便是如此,任媚儿还是一脸的警惕,对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信任,只是看了看王燕的肚子,嘴中咬了咬牙坐了下来,小心的给孩子喂着奶。

    在我面前,任媚儿也没有那么多的羞涩,毕竟孩子都给我生了,再说此时任媚儿只是小心的防备着我,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燕,脸上有一丝疑惑:“刘刚,你不是和红玲订婚了吗,怎么却是和这姑娘结婚了,红玲怎么没来?”

    提起李红玲,我只能够报以苦笑,长长的吐了口气,摇了摇头苦笑道:“一言难尽,红玲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我原来是和红玲订婚了,但是出了一些意外,红玲仙子阿领着她的父母不知去哪里了,我才和王燕结的婚,至于具体的事情你就不要问了。”

    这样说并没有让任媚儿解惑,但是我除了这样说之外,又如何解释红玲的事情,我不恨红岭,心中对红岭更有一些愧疚,但是如果说对红岭没有一点怨怒却是不可能的,正是因为她给了我一刀,如果我死了我都不会怪她,但是花娟娟走了,我心中始终是有一个疙瘩,这个疙瘩解不开去不掉,我总是下一杀跌回避着红玲的事情,不愿意提起她。

    “我看看孩子行吧,你别激动,我不会和你抢孩子的,你是孩子他妈,没有人能抢得走,但是我毕竟也是孩子的父亲,就让我看一看。”我略带着哀求,期许的看着任媚儿,多希望能把孩子抱在怀里,就从来没有这么想去做一件事的。

    任媚儿看着我,看着我眼中的哪一点热切的渴望,迟疑了好半天,最终是叹了口气:“你就抱一小会,孩子还没吃饱呢。”

    小心翼翼的将孩子递了过来,看着孩子慢慢的靠近我,我就算是快要死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看着孩子的小胳膊小腿的,我忽然又怕给碰坏了,接孩子的时候更是笨拙的不得了,夹着一万分小心,就怕弄疼了孩子,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看着孩子那种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

    “嗷,嗷乖宝宝,爸爸来看你了”我似模似样的哄着孩子,只感觉全身僵硬,不敢随便动一下,就怕让孩子感觉到不舒服。

    血浓于水,孩子在我怀里并不哭闹,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咧着嘴笑着,偶尔能咯咯的笑出声来,我实在是太希望这孩子了,一边哄着他,一边不经意的问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呀?”

    “叫任旭东。”任媚儿轻声道,看着孩子在我怀里的样子心中有些泛酸,还真是血浓于水,这孩子从来不让别人抱着,竟然第一次见到我就这么的亲热,不但让我抱着,还冲着我笑,让任媚儿是在没有话好说,不知道为什么,任媚儿就是想哭。

    任旭东,我心中叹了口气,其实我心中还是在隐隐的期盼着,孩子能够姓刘的,但是任媚儿给他起了名字,这也是当娘的权利,毕竟从这孩子成型开始,一直到出生,我就一直没有管过他,还想让他姓刘,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