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再见已茫然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没有多做纠缠,孩子是任媚儿生的,自然是她做主,我能够这样抱着孩子我就知足了,当然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如果这孩子能够姓刘,那么我真的就更喜欢了,不过强求不得呀,小心翼翼的逗弄着孩子,忽然间想起来什么,望向任媚儿犹豫着道:“我听说你爸妈都去世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这段时间苦了你和孩子了。【”

    提起任媚儿的父母,任媚儿脸色登时阴沉下来了,不可抑制的抽泣起来,自从她的父母去世之后,任媚儿就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去了安排给父母下葬,接着就要生孩子了,因为那些传说,亲戚朋友都没有人愿意帮她,要不是出于无奈,任媚儿将远在东北的一个最要好的大学同学给叫了过来,不但借给了她钱,还照顾她生了孩子,又照顾她出了月子,要不然任媚儿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想起这些,任媚儿心中的苦无处说起,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出来:“我爸妈是出车祸去世的,可惜到现在也没有抓住那个肇事者,为了给爸妈治病,我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能借的也都借遍了,可惜还是没有救过来父母的一条命,他们都离开我了。”

    车祸,肇事者逃走了,我眼中闪过一丝戾气,找肇事者我有办法,看着任媚儿哭的那样悲伤,我心中一软,轻轻地伸手拍了拍任媚儿的肩膀,却哪知道就是这一下,仿佛让任媚儿在彷徨中找到了依靠,不顾一切的一下子趴在我的身上痛哭起来。

    能够想象她心中的苦,父母出车祸去世,为了救命不但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但是人终究没有救过来,没时间悲伤,没有时间哭泣,因为孩子紧跟着就降生了,因为这个孩子的降生,任媚儿仓皇无助,一个人孤零零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任媚儿也不会那么老远把她的大学同学请来,那时候的无助即便是我想起来,心中也是震颤不已,才出了月子,任媚儿就不得不为了生计出来摆摊,这样的日子,任媚儿能够坚持下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呀,其实这都是为了孩子,伟大的母爱,但是她心中苦,这满街来来往往的人,又有谁知道。

    任媚儿这一阵哭就是好半天,一直以来,压在心中的心情太多,已经快要让任媚儿崩溃了,到现在唯一没有崩溃的原因,就是孩子,伟大的母爱让任媚儿坚持着,在最艰苦的时候,任媚儿希望能让孩子健健康康的生长,所以,无论是面对怎样的闲言碎语,就算是那些本来挺近的老邻居一个个远远地躲着自己,就算是已经欠了一屁股债,就算是已经没有其他的亲人了,任媚儿还是一样子啊压着要坚持着,唯一还能笑的时候,就是看到孩子的时候。

    但是这一刻,任媚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倒不是说对刘刚有什么,而是终于可以找到一个发泄口了,可以将一直以来心中的彷徨,心中的委屈,心中的无助,全部痛痛快快的哭出来,不用再总是压在心里,让自己憋得难受,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趴在我身上哭泣,没有任何一刻让任媚儿感觉到这么踏实,任媚儿累了,实在是太累了,所以,她需要发泄出来,需要好好的休息,但是生活不允许,这一次却有了这么一个机会,任媚儿就是想好好地哭一场,毕竟,这个男人是孩子的父亲,涡轮自己愿不愿意,喜不喜欢,都改变不了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男人,最少占有过她,这个关系原来是一种负担,但是现在却是任媚儿唯一能够抓得住的关系,过去了这么久,很多事情也看淡了,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此时心中感觉到有了一丝温暖。

    我不知道任媚儿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知道她心中压抑着多少委屈,所以我并没有劝她,只是爱怜的用手揽住她,轻轻地在她的背上拍着,给她一些安慰,这是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我没注意到,身旁的王燕脸色有些难看,毕竟作为妻子,别的女人扑入丈夫的怀里,再看看我的脸色,傻子都知道我心中是在心疼这女人,而且这女人还给自己的丈夫生了个儿子,这种滋味王燕也只能强行压在心底。

    ‘哇’的一声,孩子不知道是不是能听见她母亲的哭泣,是不是因为心疼他的母亲,还是因为给吓着了,突然间就哭了起来,将沉浸在悲痛之间的任媚儿,还有沉浸在爱怜之中的我,都给吓了一跳,赶忙将经历放在小家伙身上。

    只是我笨拙的哄着,小家伙丝毫不在领情,该怎么哭的还是怎么哭,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倒是任媚儿从我怀里爬起来,把我的胳膊抬开,赶忙将小家伙从我怀里接过去,很大方自然的在我面前,撩起衣服,将**放在孩子嘴里,果然孩子登时便不再哭了。

    “孩子是饿了,刚才就没有吃饱。”任媚儿轻轻地道,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托着**,被奶水涨起来的**滚圆滚圆的,我就看着孩子用小嘴使劲的裹着,这样的情形真的很让人悸动,我轻轻地在孩子脸上摸了一把,忍不住轻笑道:“这家伙还真能吃,幸好你妈给你准备好了饭碗够大,要不然还真不够你这家伙吃的呢。”

    如果是别人说的话,任媚儿一定会感觉到屈辱,毕竟作为女人,这样的在男人面前还是有些羞赫,况且作为母亲,这一刻是最神圣的,但是从我嘴里说出来,任媚儿心中没有一点感觉不对,因为我是孩子的父亲,没有我就没有孩子,在任媚儿心中我毕竟和别人不一样。

    王燕看不下去了,眼前的一切深深地刺激着她,一个喂着孩子,一个含着笑逗弄着孩子,就好像合合美美的一家人,所谓是妻贤子孝弄儿膝下,而此时,王燕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甚至于没有引来我的一丝目光,这让王燕倍感失落,也亏得王燕大度,一直在强忍着,不过这样看下去也实在是一种折磨,最终王燕悄悄地站了起来,起身离开了。

    过了一会,王燕手中拎着饭食从一旁走了回来,我甚至没有注意到王燕曾经离开过,直到王燕将手里的饭递给任媚儿:“姐,你先吃点东西吧,孩子我先看一会。”

    王燕落落大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嫉妒而对任媚儿横鼻子竖眼的,反而猜到任媚儿没有吃饭,去精心的买了饭来,然后主动提出帮着看孩子,这样的大度却是恰到好处,毕竟如果这时候打翻了醋坛子,不但于事无补,除了引起我的反感之外,起不到一点作用,对于王燕危机永远存在着,仙子阿的一个舒雨,她知道我和舒雨之间发生了什么,还有一个始终粘着我的小叶子,几年以后就会形成威胁,然后说不定什么么时候会不会再出现的花娟娟,当然那时候就已经不是花娟娟了,还有一只在旁边虎视眈眈的黄静怡,那个女人就连自己见到她都心生喜爱,最让她担心的是,黄静怡对我不但没有一丝拒绝,而且还经常主动勾引我,很难保证我什么时候就坚持不住。

    所以现在这时候,王燕对任媚儿没有太多的怨恨,也没有太多的仇视,有的只是嫉妒,这嫉妒源于怀里的孩子,是因为任媚儿帮我生了孩子,这是割舍不断的亲情,所以王燕始终保持着平和,而且主动和任媚儿拉近关系,避免我会和任媚儿发生什么。

    对于王燕的体贴,任媚儿心中充斥着谢意,毕竟感觉不出王燕又丝毫对她的敌意,将已经熟睡的孩子交到王燕手上,任媚儿接过饭,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谢谢你,我都还没有问过你叫什么名字呢?”

    任媚儿有些羞赫,感觉这样可不礼貌,但是不知道名字岂不是更不礼貌,当然,任媚儿对王燕并没有看法,也不在乎她是我的妻子,这个女人对她是真的关心,任媚儿能够感觉得到,而这种平和,王燕也是能体会的出来的,所以朝任媚儿笑了笑:“姐,我叫王燕,你叫我燕子就行,咱都不是外人,你就拿我当你妹子就行。”

    无疑王燕很会说话,加上任媚儿本身就是很温柔的女人,所以在第一次的说话中,两个女人也还是相互有着好感,任媚儿点了点头,轻呼了一声燕子,然后开始默默地小口的吃着饭,有多久没有吃过这样可口的饭了,忙于生计的她,平时都是好歹的吃一口,吃着吃着,王燕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瓶水来递给任媚儿,让任媚儿感觉这个女人真的很体贴。

    吃过了饭,我们也没有再提起一些伤心的话,我只是想看看孩子,任媚儿没了担心,也就放开了,加上王燕的体贴,三个人相处的还是很融洽的,尽管情形有些古怪,但是所谓的古怪只存在于王燕心中。

    一直到了九点多,虽然依旧人来人往,但是孩子却该睡觉了,所以任媚儿也没有在耽误下去,让王燕帮着看着孩子,自己默默地收拾着摊子,当然,无法拒绝我的帮忙,最后还是我背着一个大包袱,一起炒任媚儿的家走去。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