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云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偶遇的暧昧 猎鬼鲜师 txt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不然我去给你们找一家旅馆吧,家里地方太小,怕是不好招待你们。【ka"”任媚儿迟疑着,尽管心中有些不舍的花那些冤枉钱,但是家里的情况实在不适合招待人,在任媚儿心中,王燕是个客人,至于我就复杂了,如果没有王燕的话,任媚儿宁愿和我睡在一起也不想多花那个钱,反正孩子都给我生了,自己的身子还有哪一点没被我看过,一起睡也没什么,当然这不会意味着,如果我还想和她那啥,任媚儿也不会同意,不过

    话音落下,王燕不等我说什么,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朝着任媚儿笑道:“姐,有没有外人,一家人还去外面住干嘛,再说晚上我也可以帮着你照顾孩子。”

    被王燕半拖半拽,任媚儿很无奈的领着我们回到了她的家,回到家我们才知道为什么任媚儿会提议我们出去住,因为此时的家里有些空空荡荡,为了给父母救命,任媚儿将所有能变卖的都买了,如果不是父母去的实在是早,就是这房子也已经卖掉了。

    看着任媚儿的尴尬,我和王燕自然不会傻到说什么,只是很自然的将东西放下,尽量的不去打量这房间,其实也不用可以去打量,原来的房子都很小,六十多平的两室一厅,加上卫生间,真的很挤的慌,节能灯的灯光有些不太明亮,看上去就更加的窄小。

    任媚儿脸上微微的挂着红晕,看了我一眼:“刘刚,你要是不在意就睡我父母以前住的那屋吧,让燕子和我一起睡吧,要不你就睡客厅。”

    我点了点头,自然无所谓,荒山野岭的郊外我都能睡得着,更何况是房间,嗯了一声:“我还睡你父母的房间吧,燕子,晚上你记得多看看孩子。”

    因为孩子,任媚儿并没有过多的时间来理睬我,抱着孩子急匆匆的进了房间,轻轻地将孩子放在床上,然后换尿布给孩子擦身子,忙忙活活的就是好一阵子,自然这洗尿布的事情就丢到了我身上,不过我没有抱怨,只是甘之一殆,心甘情愿的捧着尿布,感受着那股孩子的尿骚味,心里迷醉了,我这做父亲的终于给孩子做一点事情了。

    不过随着孩子的安稳下来,我也只有再看一眼孩子,就被王燕给撵了出来,就算是她再大度,也还大度不到可以让我在那屋睡得份上,我只能一个人道任媚儿父母的那个房间去睡,不过我不在意,别说没鬼,就是有鬼又能如何,我最不怕的就是有鬼。

    其实我根本就睡不着,夏天的夜里很闷热,特别是一间只有八个平方的小卧室里,可以说是汗流如注也差不多,我只穿着裤衩躺在床上,心里还惦记着那屋里的房子,我这样难受,那孩子还不能吹电扇,一定也热的不行吧,越想我就越是不困,索性在心里胡思乱想,要是装一台空调就好了,我打算明天就办这件事,不管怎样,要让任媚儿娘俩生活的好一点,对,把任家的债务全部还清,结婚时候的份子钱还有很多呢,足以让任媚儿娘俩生活的好一点。

    我猜测任媚儿是不会同意我这么做的,我看得出任媚儿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虽然看上去挺文静的,挺温柔的,但是心中很要强,这些事情要做就不能让任媚儿知道,所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至于那些债务是谁的,这可难不倒我。

    想着这些,我有操心起孩子来,我热的都穿着裤衩都在流汗,恨不得脱光了才凉快一点,那么孩子呢,越想就越觉得就像是有十五个小爪在心里挠呀挠呀的,不过我灵机一动,嘿,还真让我想出一个好主意来,简直就是太绝了。

    我有我的办法,既然睡不着,我索性爬起来,从衣服兜里掏出黄裱纸,然后取出朱砂毛笔,开始绘制寒冰符,有上十几张寒冰符应该能让这一夜很凉快吧,当寒冰符在半空中化作灰烬之后,一点冰晶在虚空凝结,等时间房间领跌气温降下来不少,真的很凉快了,我那还犹豫,飞也似的便画出来几张,在中间的墙壁上打上寒冰符,看着冰晶在墙上凝结,我松了口气。

    果然,此时热的还没有睡着的任媚儿和王燕,只是恍惚间,就感觉房间里的气温降了下来,而且控制的刚刚好,二十五六度,丝丝的凉气很舒服,任媚儿赶忙给孩子盖上一个小毯子,看着孩子不再难受的乱蹬乱踹,任媚儿心中松了口气,说真的妈看着孩子热成那样,心中真的有些担心,只能一晚上一晚上给孩子扇着扇子,每天晚上任媚儿都是扇着扇着就睡着了,只是心中有些奇怪,今天晚上怎么会这么凉爽,真是好舒服。

    我的付出没有白费,不枉我在另一间屋里拼命地画符,不断地将符纸贴在墙上,只要温度一高,我就会炸开一道符,始终保持着温度,对这样的付出我的心甘情愿,就算是一夜不睡,只要孩子能够舒服一点就行,我就算是没有白费心。

    终于我有些累了,不过已经准备了最够多的符纸,不过却需要我不吨的炸裂符纸才行,也就是一夜不睡,或者等到下半夜凉快了之后,我才能睡觉,不过这没关系。

    喝了一口水,我觉得有些尿急,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就这样晃悠悠的出了门朝卫生间走去,果然一走出来,到了客厅就感觉到比卧室里热了许多,我苦笑了一声,晃悠着已经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哪知道眼前的一切让我一下子傻眼了。

    任媚儿也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孩子舒服的睡觉了,感觉到王燕也睡着了,任媚儿估摸着我应该也睡了吧,这才小心翼翼的溜出来,准备冲个澡,身上出汗出的粘乎乎的太难受了,只是想冲一冲澡,但是如何也没想到我会进来,卫生间的插销早就坏了,但是一直以来都是任媚儿自己,她也懒得修上,哪知道今天就会发生这样的尴尬。

    我推门的声音很轻,因为我怕惊扰到孩子,更臊人的是,我一进门就掏了出来准备解决,但是当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哪还有心情解决问题,只是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那个正在仰着头洗澡的女人,真是芙蓉初出水,一时间我哪里还能想到什么。

    任媚儿也是一呆,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和我对望着,接着感觉到不对,下意识的想要张口叫出来,这是一种本能,无关其他,但是我也反应过来了,眼见着任媚儿要叫唤,我脸色猛地一变,心道要糟,顾不得其他,猛地扑过去,堵住了任媚儿的嘴,没有让任媚儿喊出来,要是喊出来可就糟了,先不说会把孩子吓醒,也没办法和王燕解释清楚。

    “别喊,别吵着孩子。”我只能这么说,必须要解释清楚,不然让任媚儿误会了可不好,提到孩子,任媚儿一呆,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微微压下心中的凌乱,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但是这样的摸样,让我和任媚儿都很尴尬。

    因为仓促,我几乎将任媚儿挤在墙上,身体压着身体,刚才紧张还不觉得怎么样,心里这一松懈,便感到有些不一样了,最可恨的是我竟然有了反应,这样的暧昧中,我心里有些发慌,至于任媚儿除了满脸通红,微微挣扎了几下,倒是并没有太激动,不过这样子任媚儿毕竟感觉到难受,就算是已经给我生了孩子,但是并不代表就能接受我,感觉到我的坚挺,任媚儿真怕我意识控制不住,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害怕,压低声音颤着声道:“你老婆可还在那边呢,你”

    我一呆,一股子羞臊涌上来,慌不迭的撤开身子,然后将湿漉漉的裤衩提了上来,至于还要不要尿尿,估计着我现在也尿不出来了,对于任媚儿,我们毕竟还是有些陌生。

    任媚儿松了口气,感觉到我的离开,身子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刚才真是心里害怕,生怕我万一控制不住,真想强行做点什么,她究竟是该不该喊,惊动了王燕不单是我难堪,她也一样难堪,以为内王燕知道孩子是她给我生的,要是不怀疑点什么才怪呢,再说会不会吓到孩子,虽然不想,但是却并没有真的要拼死挣扎,任媚儿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我真要是强行做的话,或者任媚儿会选择隐忍,毕竟有过了,宁可被迫做了,也不愿意让王燕发现而丢那人。

    慌忙的关上水龙头,也顾不上擦干净,就扯过浴巾将自己裹了起来,脸色有些羞臊,不太自然的朝外走去,只是我此时一退,正堵在门口,任媚儿还出不去,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任媚儿吐了口气,压低声音有些发颤的道:“你已经有老婆了,还想做那事,要是你老婆看到,你就不想想后果吗,好了,就当什么也没发生,我不会告诉你老婆的。”

    听着任媚儿的话,我不由的一呆,我冤枉呀,我就是想来尿尿,至于刚才那一出只不过是赶巧了而已,我不想背着着耍流氓的名声,不过也看得出来,任媚儿虽然不想,但是也不是那么绝对,不过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着道:“我说我不是想做那事,你相信吗?其实我就是来尿尿的,刚才那样就是本能反应而已。”

    -  ,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